母山:一直的平凡,成就永恒的伟大 - 长沙 - 新湖南

沁园春?母山

母山:一直的平凡,成就永恒的伟大

忆昨日旧梦,气吞狂野;澧沅资湘,击浪澎湃。

秋花落,随多情残叶,愁绪满怀。

这首词,虽是应当时之心境一气呵成,但也几经修补,反复斟酌,才成此样。此后终于明白,其实像我这样的人,是不适宜赋诗填词的。由于要规范对仗,讲究平仄,限定字数,追求押韵,便总觉得抒发起来不尽痛畅奔放,不如随意随心、随感随笔的好。

“喂!好像看得还蛮起劲,这有什么好看的?”立于坡头登上阶顶的美少女向我招手呼唤。

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周云武

登上山顶,便是从山林中俯视湘江的绝佳境地。湘水南来,流经脚下,涛涛北去……给人以无限遐想和豪情!由于山顶林木茂密,望河西、观江水,难免有遮遮掩掩、躲躲闪闪的遗憾。我们几个突发奇想:若是在此处修一眺望台,当属一览湘江的不二平台。

第一次登母山,是与几位友人,虽过去几年了,其境其趣,仍如昨日。

的确,这山道、这山林、这山体、这山貌,是那样的平凡,平凡得你找不出她的特色和出众,平凡得除了我们这一群友人再看不到其他人登山观临,平凡得与长沙周边其它所有平凡的山几乎完全一样。

但在当时,我们都不知这个出处和传说。下山时,忽然有人问起这山名的来由,另一位便说:“是因为这山顶有两座山峰隆起,似母亲的乳头,所以叫母山。”

独立阳台,湘水西望,母山二脉。

下得山来,回头再望,还真是甚为神似。驻足凝望,遥想传说,不仅心头一热。母山,母亲之山,千百年来,她就这样静卧于此,安宁而娴静,不论世间纷纷扰扰,不论山头云卷云舒,以她的仁爱和营养,默默滋养着这片山林。哪怕是出头的参天大树,即便是无名的丑陋杂草,她都会以同样的母爱,不离不弃,精心呵护,无私关爱,倾心哺育!

少年风情不再,

看黑云横空,灰雾卷霾。

秋高登台,借物感怀,自古如此。前年秋天某日,我在露台上东张西望,竟也诗情小发,学着大家的模样填起词来:

怀古论今,谈笑风生,肝胆热血不言败。

我的家位于秀峰山与母山之间,由于是顶楼,有一露台。立于露台,可东仰秀峰之灵秀,西观母山之静美,南望湘江之水缓缓而来,或看三汊矶桥上川流不息,颇有立天地而念万物之境遇。

但当时凝望母山,生出些许感慨,也是母山之予我的恩赐。 所以,闲暇之余,无论心情如何,我是乐意去登母山的。

堪回首,抚沧桑华发,激情豪迈。

母山,因何而得名?后来我在《长沙地方志》中查到:“湘江东岸有赤色云母石山,土有消署解热之功,称此山为云母山。”另有一传说,在三国时代关云长取长沙,因捞刀河与湘江阻搁,累战不入,连偃月刀也丢在捞刀河中。关公的母亲随军南下,因不习南方水土,病逝而葬于此山,故后人称之为母山。

高楼林立,长桥尾摆;红椒冲天,月季迈外,万物生长好自在。

叹岁月,年华流失快。

其时,母山已属于省水利厅建设好的防汛物资储备基地,通称母山基地,是一片很大的公园式山水园林景区。我们从东边一条小径拾阶而上,平缓几曲之后,便是一段上百级台阶的陡坡。三四位年轻男女,呼啦一涌而冲,未达坡头,已说笑断续、气喘吁吁。岁月告诉我,越遇陡峭,越不可急。这既有身体和心理的原因,更受“无限风光在险峰”的影响,此处或有风景不可闪过。我三步一观望,五步一回头,领略这原生态山林的自然壮美,吮吸着古樟的暗香和桂花的清香,观赏着松柏的伟岸和翠竹的挺拔,触摸着山茶的倔强和各种小树杂草的不屈,呼吸着林间厚厚的落叶散发出的略带泥土味的成熟的芬芳。

母山,竟然是那样的不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