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企业股东扑朔迷离 保监会监管大考将启_凤凰资讯

昆仑健康险此次之所以被保监会点名问询,缘于公司2016年8月的一次股权变更。深圳市宏昌宇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下称“宏昌宇公司”)、深圳市正远大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泰腾材料贸易有限公司、深圳市正莱达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正莱达实业”)当时共计承接了昆仑健康险30.96%的股权比例,位列其第四至第六及第八大股东。

在生命人寿、华夏人寿、天安寿险、天安财险这几家公司之间亦经常发生高管“迁徙”。目前,天安人寿的副总经理陈玉龙就曾在生命人寿、华夏人寿任职。

事实上,并非只有昆仑健康险的股东藏得深。第一财经记者翻阅了华夏人寿、天安人寿、天安财险、信泰人寿、生命人寿、中融人寿、华汇人寿、弘康人寿、华海财险、易安财险、富德生命人寿等十余家保险公司信息后发现,部分公司的股东信息也都颇为神秘,不仅不知道他们是谁,也弄不清他们的关系。

此外,在天安人寿去年第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仍以法定代表人身份出现的崔勇之前也曾在华夏人寿担任要职。

股权结构一度让人“看不透”的华夏人寿在2009年到2013年连续亏损,2013年更是亏损了16.54亿元,亏损额在行业内排名第一,到2014年凭借资本市场的火热情况才得到好转。

股份质押或冻结

业内人士表示,股东将所持股份质押通常意味着有融资需求,但又无法通过信用贷款满足所有需要。而股票被法院冻结则可能意味着股东陷入纠纷。当然,无论是质押还是纠纷,如果股东最终陷入“困境”,该部分股份极有可能易主。

虽然在股权变更信息披露报告和股权变更之后的偿付能力报告中,昆仑健康险均表示上述几家股东承诺相互之间无关联关系,但保监会仍质疑它们之间的关联关系及与“佳兆业郭英成家族”之间是否有关。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发现,上述4家股东之间存在着扑朔迷离的关系。

互联网保险公司易安财险2016年2月开张,其股东名单中,曾“名不见经传”、如今却站在舆论风口浪尖的西藏银必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并列为公司第二大股东。在赵薇入主万家文化的计划中,该公司一度承担了近乎一半的融资来源。

如果说上一轮行业扩张期,平安、新华人寿、泰康人寿是行业人才输出的重点公司,如今一些保险公司的高管队伍中开始频频出现生命人寿、华夏人寿、天安寿险、天安财险这几家公司的“旧人”。

同时,上述寿险公司的以万能险和投连险为主的投资型险种比例几乎都很高,其中昆仑健康险、中融人寿、弘康人寿去年前11个月投资型险种占规模保费的比重均超过了95%。在保监会目前倡导的“保险姓保”以及对万能险等投资型险种严加监管的情况下,这些寿险公司无疑面临转型“大考”。

“这些公司的股东‘运气’真好。”一家想投资保险公司的上市公司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记者说,他们已经等了很久了。

尽管根据监管要求,华夏人寿披露了自己的股权结构图,但根据其2016年第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对于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很难以公开信息披露来确定。其错综复杂的股权结构网络,在天眼查呈现出放射状股东脉络,共涉及多达41家公司。

同时,郭培奎作为法定代表人的深圳市深荣达贸易有限公司在2016年8月进行过董事变更备案,变更之前的总经理名叫郭培能。而郭培能这个名字正是此次被保监会质疑的昆仑健康险四家股东之一的正莱达实业法定代表人,同时也被多个媒体报道描述为佳兆业高管。

暧昧的高管“迁徙”

除此之外,根据天眼查信息,上述四家股东中的另外两家公司的监事也与佳兆业旗下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或监事重名。

事实上,公司治理是今年保监会的监管重点之一,也被保监会领导多次作为保险公司激进经营的内因提及。上周四,保监会召开保险法人机构公司治理现场评估工作启动会,股东关联关系、投资入股行为、股权变更以及股东行为等的规范性、“三会一层”(股东大会、董事会、监事会和经营管理层)运作评估以及公司内部管控机制评估将成为三大重点。

2016年第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国联人寿的第七大股东及第九大股东江苏天地龙线材有限公司及江苏天地龙集团有限公司所持的公司股份呈现“被冻结”状态;幸福人寿的17家股东中,有6家股东的所持股份被部分质押或冻结;东吴人寿也有多家股东所持股份呈现异常状态,其中第一大股东苏州国际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质押了其所持公司股份的50%。幸福人寿和东吴人寿的被质押或冻结股份均占总股本的14%左右。

纵观整个保险业,股票被质押或冻结绝非个案。

原标题:险企股东扑朔迷离 监管大考将启

例如,现任弘康人寿副总经理张科自2012年公司筹备以来便加入,而2008年4月至2010年7月,他曾任华夏人寿总精算师。

另根据工商信息,宏昌宇公司在2016年6月股权变动之前的全资股东为一名叫郭培奎的自然人,而郭培奎这个名字曾以佳兆业高管的身份出现在多个新闻报道中。

例如富德生命人寿就有多名股东质押其所持股份。其中,第二大股东深圳市厚德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在其21.07亿股中质押了1.8亿股,分别持股3.88%的大连实德集团有限公司及大连东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则质押了其所持有的所有股份。信泰人寿的10家股东中,第五、六、八大股东所持的股份则均被冻结。

中融人寿和华夏人寿等公司也有过高管的“走动”。

第一财经记者翻阅上述公司资料发现,有的保险公司会向外公布实际控制人,例如被装入西水股份(600291.SH)的天安财险就在偿付能力报告中列明了其实际控制人为肖卫华等几名自然人;但也有部分公司的股东名录“迷雾重重”。

成立于2014年底的华海财险在2016年底就进行了股权更迭,莱州诚源盐化有限公司将持有公司的1.2亿股股份转让给烟台诚泰投资有限公司。作为成立不足两年的财险公司,其偿付能力报告显示2016年全年净利润亏损接近3亿元(未经审计)。

一些股东之间的纠纷也使得保险公司的发展几近停滞。2011年12月开业的华汇人寿刚投入运营不久便深陷股权纷争。2016年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称,由于股权纠纷,公司于2013年6月被保监会出具了监管函。目前,这一状态已持续近3年,监管函迄今未撤销。这也使得该公司在业务类型、险资运用方面都受到颇多限制,经营状况并不理想,一直处于行业下游。

扑朔迷离的股东

而因频繁举牌创业板股票而“名声大噪”的中融人寿在偿付能力“崩盘”后也在2016年9月与今年1月分别进行股份转让,其截至去年三季度的偿二代风险综合评级仍为D类,根据偿付能力报告数据计算,其2016年巨亏9.81亿元(未经审计)。

业绩存疑

买保险原本是一件既能带来保障,又具备一定投资属性的事。但绝大多数保户把钱交出去时,可能并不知道保险公司背后的股东究竟是谁、资质如何,它们身上的“故事”和错综复杂的关系甚至让人晕眩。

保监会上周五首次采用了问询函这一监管方式,要求昆仑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昆仑健康险”)说明公司四个大股东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关系。

并非所有的股东所持股份在去年年末都处于“正常”状态,也有将所持保险公司股份进行质押或遭到冻结的情况。

“最近我们都在忙这个事,全面梳理公司治理相关的流程,这对全行业健康发展也是件有长远益处的事。”据一名保险公司管理人员对第一财经记者透露,该工作将于2月20日开始全面铺开。

根据工商资料,宏昌宇公司成立于2006年,在昆仑健康险股权变动之前不久的2016年6月底发生了股权变动,目前其全资股东为深圳齐邦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齐邦投资”)。齐邦投资于2016年6月20日刚刚成立,一名叫毛卫华的自然人既是齐邦投资的自然人股东,也是宏昌宇公司的监事。根据天眼查信息,佛山市顺德区佳兆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及佳兆业地产(太仓)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也叫毛卫华。

另外,纵观此次处于旋涡中心的昆仑健康险2016年偿付能力报告所披露的季度净利润数字,可以看到其前三个季度均为亏损,亏损额分别是2.98亿元、1.63亿元、0.71亿元,但第四季度“神奇”地盈利了5.44亿元,使其2016年最终实现了1200万元左右的盈利。

上述保险公司中,股东神秘、股权关系复杂的部分公司业务结构、盈利能力等业绩指标也并非样样出色。

易安财险董事会秘书王文瑜也曾任职于华夏人寿、天安财险,历任总精算师助理、产品精算部主管等职位。同时其财务负责人仇传喜也是天安财险的“旧将”。